cp洁癖不逆不拆。技能在点,不用抱有希望…叫我233就好~

图书馆普雷

投喂狗粮,对不起组织,这是一口毒qwq

有毒绝不是谦辞,ooc得我没眼看…或许还算有些刀片。不吃肉不影响剧情,真的…

===============

“《高级魔法动力学》……到底在哪里呢……”谢衣近乎绝望地看着手里那一卷长长的,只划去了一小部分的目标清单。

远远传来短促的十六声清越的钟鸣,一只形似鸟类的魔动偃甲在林立的书架间穿梭而过,伴随着翅膀摩擦声的,还有一句不带感情的提示语:“离闭馆还有三十分钟,请及时离去。”

这对于谢衣来说是一个非常不好的消息,一周后他就要赶往静水湖参加魔法动力学中心研讨会,但会上所需要的资料还没有找齐。

这次的研讨会对他来说十分重要,他需要在会中取得一定的成绩,来向他的导师表明,自己的选择并没有错。

想到导师,谢衣的指尖一滞,目光晦暗不明。

从他十一岁,刚进入流月学院的时候开始,他就一直跟在他的导师——沈夜身边学习元素类魔法。作为紫微大魔导的唯一弟子,他是最有可能沿袭紫微称号的人。

谢衣在魔战一途上很有天分——或者说他在任何事上都很有天分,就连做饭都是“天赋异禀”,屡次获得魔药学老师的夸奖——但他在魔动学上的天分尤为突出,当然,也是他兴趣所在。

选择主攻魔动学是他经过深思熟虑后得出的结果,即使沈夜不认同,他也绝不会放弃。想到这儿,谢衣伸手在脸上抹了一把,粗砺的指套摩擦着皮肤,微微的痛感让他更清醒几分。

《高级魔法动力学》沈夜曾拿给他看过,所以图书馆里一定会有这本书,那么有两种可能性,一是被人借走了,二是在他权限不够的地方。

但这两种可能性通向一种解决方法。

谢衣按了按太阳穴,对目前已找到的书施加了一个微光术和一个浮空术。泛着淡淡青光的书籍静静地漂浮在略微显得昏暗的书架缝隙间,有着极高的辨识度。

那么……

他快步走向图书馆的中心地带,在到达前,一个熟悉的声音进入谢衣的耳朵。

“喂,砺罂,普兰多特传在哪儿?”

这声音……是风琊?

“呵呵呵,你以为我会告诉你吗?你为什么会想找这本书呢?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呵……”

哦,果然,他早该知道的。

谢衣在书架边停顿了一会儿,听到风琊愤怒的咆哮和砺罂魔性的笑声后,自顾自地向回走去,顺手打出了一个牵引术,牵引术连接上某处的微光,在空中形成了一条细细的指引光线。

校图书馆怎么会用砺罂这样的石像鬼来做图书搜索系统呢?这根本没办法帮到阅览者,甚至还会带来噪音!

求助砺罂是不行了,所以,剩下的书应该怎么办?

谢衣微缓脚步,苦恼地揉了揉头发,剩下的书才是他计划中最重要的,或许寻求一位老师的帮助比较好。

但他可以求助谁呢?沈夜一定是不行的,向沈夜求助无异于示弱,那么是瞳还是华月能帮他?

这两位与沈夜相交莫逆,大概也不会帮他?

“谢衣。”

“啊?!”听到意料之外的声音,谢衣猛地抬头。

书架狭窄的过道里,借着书本的微光能看到一个人倚靠在书架上,牵引术拉扯出的细丝绕过那人暗色的厚重长袍,连接到他手中的书本上。

长长的清单在半空中舒展开,金色的微光足以让谢衣看清他最后划去的书名——《荒弃之城——传说中的魔动机械城》——与那人手里拿着的书书名完全一样。

“你的资料也包括神话传说?”那人挑眉,末端分叉的燕尾眉在金色和青色的光芒中具有极高的辨识度。

“老师,”谢衣乖乖地站好,手指悄悄地抚平之前压皱了的衣角,“荒弃之城的传说未必是真的,但其中提到的设想可以采用,利用风能或水能甚至地热能、生物能等来做出一个能量传递系统,只要蓄能盒做得足够好,就可以形成一个伪循环……”

沈夜静静地听着,没有作出任何反应,就连手上的书也没有合上。

但导师的沉默让谢衣心里不安感更重,他快速说完了自己的一些设想和魔动机械城的益处后,就闭上嘴,安静地看着沈夜。

“啪”的一声合上书,修长的食指摩挲着书脊,沈夜开口打破了平静:“还有一周。”

“是的,还有一周……”谢衣罕见地有些焦躁,“我想我可以……!”

书架play

“阿夜,接下来……怎么清理?”谢衣转回身,靠在书架上,微微动了一下腿。黏稠的液体沿大腿流下的感觉让他觉得自己快要被煮熟了:“总不能用……清洁术吧?”

清洁术的蓝色微光在谢衣的指尖指尖亮起,拂掉了几本书上沾到的白浊。

幸亏图书馆的书为了避免被破坏,都附有特殊的结界,不然……

谢衣不敢再想下去。

沈夜稍作打理后,将谢衣的长袍裹回他身上,一捞腿弯,将他打横抱了起来:“这里有一个盥洗室,去那里清理。”

“被砺罂看到了怎么办?!”

“我会让他闭嘴的。”沈夜不容分说地抱着谢衣走向盥洗室所在的方向,“你只需要对付那只鸟型魔动偃甲。”

*

没有人的图书馆很安静,浮空的油灯在各个角落里静静地发出微弱的亮光。

沈夜似乎是专门绕开了砺罂。谢衣安稳地待在他的怀抱里,沿着书架间的缝隙静静地看着。高大的石像树树立在校图书馆的正中央,贯穿了整个建筑,一团黑色的雾气围绕着石像不断上下移动。

他很少在关闭后的图书馆里活动,一般他都会找好需要的书,然后找个角落缩起来,施上匿隐术。

他也很少会这样安安稳稳地呆在老师的怀里,即使他们早已确认了恋人的关系。

但是还有一周啊。

谢衣蜷缩着身子,静静地将头靠在恋人的胸口,这样过于暧昧、愉悦和形似不平等的姿势可以再多一会儿。如果时间能静止在这一刻,或许他可以在这个眷恋的怀抱里一直呆下去。

但时间是会走动的,人也必须要向前。

沈夜有沈夜的信念,他有他的坚持。纵使一周后的告别……极有可能会是永别。

魔动学的人才一向较少,一旦他踏入这个领域,就有可能再也脱不开身。况且静水湖是在前线。

他很庆幸这次沈夜作出了一些退让。如果能再贪心一些,他希望在自己踏上去静水湖的列车前能看到沈夜来送别,亲口对他说一些祝福,甚至以后也能偶尔有些书信往来。

好吧,别做梦了谢衣,这样已经很好了。

谢衣眯着眼看着沈夜的侧脸,压抑住凑过去吻一口的想法。沈夜在思考一些东西,虽然面上不显,但和他相处了十一年,他很明白。

他们最终还是会分道扬镳,或许他的老师只是在思考到时候要不要来送他。

“到了。”沈夜手上的戒指在没有一点装饰品的空白墙面上扣了一下,水蓝色的纹路从墙上浮现,将两个人吸了进去。

这个隐秘的盥洗室虽小却很精致,除了三个隔间外,还有一个很大的石制梳洗台,以及三面环绕的装饰华美的镜子。

剧毒的镜子play

*

窗外的钟声敲响了新一天的第三声,沈夜从接近中央的一个书架里抽出了一本书。

“呵呵呵呵,我都看到了……呵呵呵呵呵呵呵,我一直注视着你~呵呵呵……”黑色的雾气从石像中渗出,奇怪的混合音在寂静的图书馆里格外刺耳。

沈夜松手让书本漂浮着跟随在自己身后,将手掌按在石像上,一条向下的道路突然浮现。他突然抬头看向还在不断发出笑声的砺罂,耀眼的金光猛地在一片黑暗的图书馆里亮起:“闭嘴吧!”

*

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,图书馆里也重新恢复了人气。

谢衣揉揉有些酸痛的腿,挣扎着坐了起来。

环顾四周,他发现他已经回到了之前的那个角落,衣物都好好地穿在身上,就连那被暴力毁坏的领结都好好地系着。

就好像昨天沈夜的到来,书架间的温存,怀抱中的示弱,以及盥洗室里近乎绝望的做爱都是一场梦一样。

或许真的是梦呢?身上的酸痛不过是在书堆中睡了一晚的后遗症?

谢衣苦笑着拿起一本书。如果是真的,他大概彻底和老师撕破脸皮了。

“咦……《高级魔法动力学》?”谢衣看着眼前熟悉的书名,不敢置信地拿起掉落在地上的羊皮卷。

一个个划掉的书名映入眼帘。

“喂,你听说了吗?砺罂被一位老师封印啦~”

“真的?难怪今天这么安静。学校早该这么做了!”

两个正在谈论的学生有说有笑地走过这个书架旁边。

谢衣从呆滞中回过神来,摸着“魔法动力学”五个鎏金的大字,突然笑了起来。

*

六天后。

通往静水湖的列车已滞留多时,即将启动。

谢衣告别了最后一个上来拥抱的叶海,略带一些期待的眼神再度扫了一下进站口,失望地收了回来:“叶海,你有看到老师吗?”

“紫微大魔导?”叶海无奈地摊手,“没啊,他好像最近特别忙。”

“哦,这样啊……”谢衣笑了笑,拍拍叶海的肩膀,“那么,再见了。”

叶海笑着给谢衣来了一拳:“快走吧,火车要开了。”

目送谢衣没入车门的身影,叶海回头说:“瞒着他真的好?”

“挺好的~”辟尘看着缓缓起动的列车,眯着眼笑了起来。

*

老师没有来。

这差不多是早就料到了的,只不过那天那些找齐全的书又给了他一些多余的企盼。

谢衣拎着小箱子走向自己的车厢,其余的大件行李早已经托运到了静水湖。

双人车厢里早已经有一个人到了,那个熟悉的身影静静地坐在窗边,翻着手中的书。听到开门的声音,那人抬起头,说道:“终于来了?”

“老、老师?!”手中的箱子滑落到地上,谢衣惊讶地问道,“你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流月打算在前线建立一个分校,并派遣一名大魔导镇守,便于输送人才和稳固防线。”沈夜笑着放下书,“我只不过是将建立地点推荐为朗德罢了。”

谢衣突然向前几步,猛地抱住沈夜。

如果这是梦,他大概是希望永远不会醒的。

-END-

2016-02-14
评论(6)
热度(53)
© 长笑当哭 | Powered by LOFTER